内蒙古快三大小单双回血技巧 > 學術交流 > 正文
疫情影響下學術會議紛紛延期 這將顛覆學術交流模式嗎
2020-02-23 22:29     來源: 本站整理   

疫情影響下學術會議紛紛延期 這將顛覆學術交流模式嗎

  歡迎關注“創事記”微信訂閱號:sinachuangshiji

  傳統學術會議已經日現弊端,疫情或許將幫助我們開啟學術交流的新模式

  作者/蔣寶尚、叢末   責編/賈偉

  來源:AI科技評論(ID:aitechtalk)

  近期,由于疫情影響,諸多學術會議或者改變會議程序,或者延期,或者取消,不一而足,對進入 21 世紀二十年代后人們的交流帶來莫大的困阻。然而,或許學術會議是時候該改變了,傳染病影響、氣候影響、簽證難辦、會議規模暴漲等等,諸多原因已經讓傳統的會議模式變得不再持續。那么,在新的時代,學術交流應該有怎樣新的形式呢?

  在前幾天,南京大學計算機系的教師,程龔發微博表示由于疫情,今年在臺北召開的WWW會議將著手準備遠程報告的方式。這是,又一個因疫情原因使用遠程報告的國際頂級AI學術會議。

  注:WWW會議全稱是國際萬維網大會,創辦于1994年,每年舉辦一屆,屬于CCF和清華推薦的A類國際頂會,今年的接受率為19%。

疫情影響下學術會議紛紛延期 這將顛覆學術交流模式嗎

  正如程龔在微博表示的那樣,如果整個會議都這么安排并順利召開,也算是對未來的學術會議探索了新模式。

  畢竟,不管是工業界還是學術界,了解一個學科或一個行業的前沿、熱點,除了從期刊、論文中獲取,另外一個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參加相關的學術會議。

  參加學術會議不僅能夠了解前沿研究資訊,還可以現場交流,獲取更多學術資源。但參會方式顯然不只能限制在“親臨現場”。

  近日,2018 圖靈獎獲得者 Yoshua Bengio,也在他的第一篇博客中從減少碳排放的角度,提倡減少線下會議,增加網絡辦會。

疫情影響下學術會議紛紛延期 這將顛覆學術交流模式嗎

  Bengio在文章中提到,作為科學家和學者,對于溫室氣體的排放負有個人責任和集體責任。雖然舉行會議能夠讓來自世界各地的思想相互交流、相互碰撞,但是卻不可避免地增加了航空旅行等碳足跡。

  所以,Bengio倡議改變組織會議的方式,以最大限度地減少航空旅行,減少碳排放。

  其實,網絡辦會不僅是對于減少碳排放與重要的意義,在新冠狀病毒橫行的今天,對傳染病的嚴防死守也給了我們不一樣的啟示。

  一、傳統會議模式受到多種限制

  1、傳染病等重大公共事件

疫情影響下學術會議紛紛延期 這將顛覆學術交流模式嗎

  表現最明顯的就是2020年開年的第一個人工智能大會AAAI 2020。2月2日,美國宣布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并表示“過去 14 天曾到過中國的外國人(除綠卡和美國公民的直系親屬)禁止進入美國”。

  隨后,據介紹大約800名來自中國大陸的與會者將錯過此次會議,這一人數約占報名參加此次會議總人數的五分之一。

  針對這一情況,AAAI組織方也通過官網發布,為無法正常參會的論文作者提出了以“云參會”為主的其他解決方案。

  顯然,目前情況下,云會議是因傳染病等重大公共事件而無法參會的最佳替代品。

  AAAI不是個例,其實不光人工智能領域,其他領域的會議改變組織會議的方式,部署云參會也是迫在眉睫的事情。

  例如,在本周舊金山舉行的一場光電子行業活動上,一些中國企業仍然在旅行限制生效前按時到場。但由于不少中國公司無法參展,大會方匆忙重新安排了場地,用植物和座位替換一些展位。

  此外,原本計劃在今年4月17日到19日在北京召開的世界頂級的計算機安全會議DEF CON,也因新型冠狀病毒而被取消。

  2月13日凌晨,世界最大手機展MWC(全球移動通信大會)的主辦方 GSMA(全球移動通信系統協會)也在官網發布最新通告,正式宣布取消原定于 2 月底在巴塞羅那舉辦的 2020 年MWC。這也是自創辦以來,GSMA 首次宣布取消舉辦大會。

  所以,傳染病等重大公共事件是會議召開最大的不可抗力因素之一,給現場參會帶來阻礙是不可避免的,在特殊情況下,如果仍想保持思想交流、思想碰撞帶來的學術氛圍,必須改變原有的會議模式。

  2、困擾參會者多年的簽證問題

疫情影響下學術會議紛紛延期 這將顛覆學術交流模式嗎

  除了傳染病等重大公共事件,困擾參會者多年的簽證問題也是必須部署云會議的原因之一。

  眾所周知,頂級的學術會議多在美國、加拿大等北美地區舉辦,然而北美地區簽證條件的“苛刻”一直被眾多參會人員所詬病,而在過去的兩年半時間里變得更為嚴重。

  例如2018 年,信息檢索領域知名學者 Maarten de Rijke 因簽證問題無法赴美參加信息檢索頂會 SIGIR。

  在舉行過去的 ICLR 2019 大會中,也有一批科學家因為簽證問題而被美國拒之門外。

  加拿大對簽證的發放也非常嚴格,例如在NeurIPS 2019會議開幕之前,加拿大拒絕向計劃參加 NeurIPS 和 Black in AI 研討會的大量 AI 研究人員和研究學生發放旅行簽證。加拿大 AI 大佬 Hinton、Bengio 介入溝通之后也沒能解決問題,這也成為 ICLR 2020 將選址非洲舉行的直接原因。

  另外,獲取簽證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情。舉例來說,你必須先向美國使館提交申請,而美國、法國這種國家申請要花一個月,俄羅斯等國可能要花一年。

  在辦理簽證的一些預約階段,大使館有95%的可能會把你的護照和證明文件推到行政處理部門,這又要花掉2個月的時間。不過,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研究人員和工程師身上,因為在政府看來,這些人是可疑的,他們可能會留下來。

  3、參會人數太多會讓參會體驗打折扣

參與人工智能學術會議的人數變化情況

參與人工智能學術會議的人數變化情況

  參會人數太多也是阻礙線下會議的一個因素。隨著人工智能的火熱,AAAI、NeurIPS、CVPR 等頂級學術會議的影響力也愈來越大,每年接收論文、參會人數的數量連創新高。

  例如2018年NeurIPS 參會人數近 9000,且出現了 11 分鐘大會門票被搶光的盛況。2019年的NeurIPS會議規模更是達到了萬人規模,而門票售賣方式將“先到先得”原則更改為“抽獎”原則。

  會議人數太多會產生兩個方面的影響,第一個是會議場館容量和服務人員有限,無法為參會者提供更好的服務,加上空間上的擁擠,會讓參會者的參會體驗大打折扣。

  參會人數太多意味著海報、演講、主題互動太多,這意味著僅僅想要弄清楚應該嘗試什么和關注什么內容就是一個挑戰。

  盡管有人數多的會議確實可以促成很多對話,但另一方面也為對話設置了阻礙,在如此大的規模下,如果不制定明確的計劃,很可能永遠也不會遇到一些“大?!?。

  隨著提交的論文越來越多,審稿需求也越來越多,隨之而來的審稿質量差異也凸顯了出來。例如在NeurIPS 2019中 ,一些真正存在學術道德隱患的論文也成功通過了本屆會議的審稿程序。

  4、低碳減排

疫情影響下學術會議紛紛延期 這將顛覆學術交流模式嗎

  東海岸發生的一次“炸彈氣旋”,這讓參加會議的學者無法動彈。


[責任編輯: 清楓學長 ]

版權聲明:轉載須經版權人書面授權并注明來源

蒙ICP備07002652號-1 | 呼和浩特市松陽商貿有限責任公司 | 内蒙古快三大小单双回血技巧 | 地址:內蒙古呼和浩特市中山東路20號 郵編:010020